联合早报

默克尔淡出政坛 留下厚重的外交遗产


 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  更新时间:2021-09-13 11:28

来源:德国之声中文网

作者:Christoph Hasselbach

当默克尔2005年第一次当选德国总理时,她的名字在德国以外的地方很少有人知道。没有人会想到,这位女性在今后的十多年里为国际政治深深打下自己的烙印。

她很快在政坛站稳脚跟,包括外交领域。从一开始,她便亲自构建外交政策,而不是把它全盘委托给外交部。2007年默克尔做东在德国波罗的海海滨度假地(Heiligendamm)成功举办了八国集团峰会,显示其在各国领导人面前应对自如。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默克尔总理也转换成危机模式。欧洲统一的象征,全球最坚挺货币之一的欧元,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压力。默克尔发出警告,“欧元一旦垮掉,欧盟也将覆没”。

这样,默克尔领导下的欧洲经济实力最强的国家德国,并非情愿、但别无选择地挑起欧洲大梁。德国政府一方面迫使债台高筑的国家走上财政精简与改革的道路,在这个过程当中,希腊的批评者曾将德国二战期间对该国的占领拿来作比较。但另一方面,默克尔同意出台规模浩大的援救计划,德国对其它国家债务的担保程度极大提高。

欧盟其它国家对德国的领导角色基本认可的事实,要归功于默克尔小心、敏锐的言行。哈勒大学政治学者瓦维克(Johannes Varwick)对德国之声表示,默克尔将“谨慎文化”同“责任文化”相结合。

欧洲权力的分配,此消彼长,德国的角色重要了,法国的权重便降低。虽然,默克尔不断宣称法国是最紧密的盟友,以至于媒体将她同时任法国总统萨科齐的合作称之于“默科齐”(Merkozy)。

然而,包括马克龙在内的多个法国总统都曾发出深化欧盟的呼吁,即创立欧盟财政部长一职,默克尔对此却无动于衷。

德国外交政策研究员霍夫(Henning Hoff)认为默克尔在此错失良机;瓦维克也认为同法国“渐行渐远”,称在推动欧盟融合问题上,默克尔缺乏“远见”。

以她一贯的就事论事、不讲排场,追求各方满意的做法,默克尔维系着德国政府之前的基本外交国策,尤其关注德国经济在全球的利益。

这一政策硕果累累,尤其同中国的贸易往来急剧增加。默克尔频发访问中国,似乎被中国吸引。霍夫说,这是一种“近乎敬畏的对中国经济实力的崇拜。”在那里,人权议题她只是小心谨慎地提起。

倒是美国指出德国越来越依赖中国。霍夫认为,威权国家、尤其是中国和俄罗斯带来的危险,其中包括使用地缘经济作为杠杆、制造假新闻以及侵蚀西方,默克尔很长一段时间来不是低估了,就是对其轻描淡写。

假如默克尔总理2015年结束任期,她的总理功绩哪怕再辉煌,也会是昙花一现,很快被人们遗忘。令她闻名天下的是2015年夏末的一项决定,它同时也是国内外对默克尔褒奖的分水岭。她一人做出决定,向滞留在匈牙利的难民开放边界。她对此的理由不仅来自基督教“爱身旁的人”,同时也有她作为前民德公民对不开放边界的经验。默克尔同无数叙利亚难民拍了自拍照,瞬时间,德国成为全世界人共同向往的地方。

因为这一决定,她被一部分人奉为圣者,2015年《时代杂志》将默克尔选为“年度风云人物”,称之为“自由世界的总理”。但另一部分人,首当其冲是东欧国家,则对默克尔很不满,认为她试图把慷慨的难民政策强加给整个欧盟。  

起初,默克尔是一名跨大西洋政策的热情支持者。当年作为反对派政治家的她,曾力挺小布什总统发动的伊拉克战争,但大多数德国公民则反对那场战争。

随着布什以及奥巴马总统将美国外交政策的重心移向亚洲,德美关系冷淡下来。奥巴马曾把默克尔成为其外交政策领域最重要的伙伴,但就是在他的执政期内,默克尔的手机曾长年被美国情报机构监听,该丑闻于2013年曝光,默克尔极为愤怒:“朋友之间搞监听,这是不可以的”。

世界局势风云变幻,2014年,俄罗斯吞并了属于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2016年,英国全民公投决定退欧,同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特朗普打出“美国第一”的口号,告别多边主义,甚至对北约产生疑问。

深怀着对美国的失望,默克尔2017年表示,“我们可以完全相互信赖的时代,部分的已经过去”。

然而,正是事态严峻,鼓励默克尔再度迎战,参加2017年的联邦大选,她获胜后开始第4届任期。

随着第4届任期的开始,默克尔也成了世界政坛上的中流砥柱。瓦维克认为默克尔再次接受挑战,是要强化“德国比任何一个国家更依赖多边框架”。

霍夫认为,默克尔在团结欧洲以及西方、让冲突各方保持对话方面,显示出超强的能力,虽然不是每次都成功,比如在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冲突上。她对北溪2号油气管线的坚持同美国和东欧国家的态度形成强烈对比。

今年初,拜登总统上台后,默克尔同美国的关系有了很大程度的改善。今年7月,拜登邀请默克尔作为第一位欧洲政府首脑访问白宫,称赞她的政治功绩是“历史性”的。

今年8月中旬,在默克尔任期即将结束之际,华盛顿和柏林一项重大误判的结果清楚地展现在人们眼前,西方军队撤离阿富汗后,塔利班接管了整个阿富汗。这些年来几乎所有一切社会成就瞬间毁于一旦。德国政府反应迟缓,是否接收当地为德国机构服务过、面临血腥报复的员工,各方争吵不休。而它将成为默克尔执政成绩单上的一个污点。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nanluecom@QQ.com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