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张敬伟:阿富汗撤军促西方“脱美”?


 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  更新时间:2021-09-13 07:18

张敬伟

美国8月31日宣布完成了阿富汗撤军。然而,撤军乱象已让美国名声扫地。虽在预料之中,但无法阻止的恐怖袭击更成为拜登政府的政治危机。

美国已开始数次报复。美国无人机袭击了发动恐袭的“呼罗珊省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Khorasan,或称ISIS-K)两个重要人物(也有分析认为和空袭无关),而且炸死炸伤阿富汗平民。显然,美国完成撤军后的所谓报复,只是为平息国内反对声浪而已。

从撤军乱象到恐袭发生再到美式报复,反而加强了美国和西方世界对拜登政府无能的讨伐。拜登记者会“小睡”和会见以色列总理贝内特时,被怀疑“睡着”的画面,成为全球笑谈。“瞌睡乔”带来的全球娱乐效应,似已超越前总统特朗普。

特朗普也加大声讨拜登的力度,要求拜登辞职,而且得到共和党议员的响应,网上甚至出现让拜登政府总辞的声音。拜登的民意支持率,也迅速下滑到43%左右。

混乱的撤军,让拜登承担了前三任总统的错误;提前预知但无法避免的恐怖袭击,则让拜登深陷危机之中。美国政媒和民间对拜登的集体挞伐,也让西方世界对拜登失望至极。

在不久前讨论阿富汗局势的七国集团(G7)峰会上,东道主英国等其他成员国,要求美国延后撤军期限被拜登拒绝,导致西方国家和美国再次产生裂痕。虽然未到特朗普时期六怼一的程度,但拜登“美国回来了”团结西方的努力已经打折扣。

英国甚至认为,英美关系陷入1994年以来的最低潮。阿富汗撤军让拜登的“美国回来了”变成了特朗普的“美国优先”。“美丽国”陡然变得丑恶了。

欧盟主心骨的法德两国也对美国自私自利的撤军行为感到愤慨,德国总理默克尔索性寻求俄罗斯的帮助。更糟的是,来自阿富汗的难民潮,会再次涌向欧盟,给欧盟带来新一轮恐怖威胁。美国可以一撤了之,欧洲却不得不承受阿富汗反恐战争的持久恶果。

日、韩、澳、加等东西方阵营也受美国撤军波及。除了面临撤离阿富汗的现实困境和随时发生的恐怖袭击,美国还施压这些国家接收阿富汗难民,或者曾经为西方世界工作的阿富汗人。日韩向无接收难民的传统,对于必须承担美国撤军的后果,政媒和民间也普遍感到不满。

阿富汗撤军让美国和西方世界产生了罅隙,喀布尔机场的恐怖袭击则倒逼西方世界反思,甚至不排除进行“脱美”选择。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让西方世界感觉美国靠不住,拜登政府在阿富汗的“骚操作”,则让“美国回来了”变成了大忽悠。

若从并不久远的历史纵深分析,西方世界更会感到美国背叛盟友所带来的严重后果。从利比亚之战到打击伊斯兰国(ISIS)的反恐战争,再到叙利亚内战,奥巴马时代已经是“不出头”,让欧洲国家“冲在前”。

结果是难民蜂拥到欧洲,不仅导致英国脱欧,而且使得恐怖主义在欧洲各国肆虐。因此,美国对盟友的背叛,是从奥巴马时代开始的。至于《巴黎协定》《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这些欧洲国家关心的全球和地区性议题,美国也是竭力杯葛甚至退出。即使拜登宣布“美国回来了”,重新入群也非基于对欧洲国家的尊重和认可,而是重构自己的盟主地位,并号召西方世界集体反华。

若无阿富汗撤军之乱和喀布尔机场恐袭,拜登的“美国回来了”还是颇得西方世界认可的。现在,美国背叛阿富汗政府和民众的行为,让西方世界觉得美国靠不住,美国在西方世界的形象又回到特朗普时代。

欧盟很受伤。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兼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强调,欧洲须要发展独立于美国的军事能力。之前法国总统马克龙抛出组建独立的欧盟军事力量时,在欧盟内部是一片反对声浪。现在,欧盟意识到依赖美国军事力量的不靠谱,美国领导的北约也是“银样镴枪头”。

欧盟军事“脱美”,意味着大西洋两岸关系的突变,也象征着北约这个过时的军事集团的落寞。当然,欧盟要组建自己的军事力量并不容易,不仅美国反对,欧盟内部也有反对声音。欧盟现在的声音,也许过不了多久就会“好了伤疤忘了疼”;但长远观之,欧盟建立脱离美国的独立军事力量势在必行。

马克龙不改其直言不讳的风格,直接批评美国的阿富汗政策“完败”,强调民主不能由外部强行植入。更让美国闹心的是,欧洲国家这次追随美国撤军是个教训。马克龙8月底向伊拉克政府承诺,不管美国是否从伊拉克撤军,法国绝不撤出。法国和美国分道扬镳的决心十分强烈。

德国分析家毫不讳言德国面临两难——如何在中美两国之间作出抉择。德国态度很犹豫,但在意识形态和现实利益面前,德国最终应会选择后者。

法国、德国、欧盟以及整个西方世界,追随或脱离美国,关键不在中国而在美国。拜登政府的阿富汗撤军行动,已经损害“美国回来了”的感召力。不要指望美国回归到特朗普之前的美国,支撑美国超级大国的软硬实力已不复存在。因此,不管是特朗普、拜登抑或其他人,美国都无法为西方世界塑造曾经完美的盟主形象。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混乱的撤军,让拜登承担了前三任总统的错误;提前预知但无法避免的恐怖袭击,则让拜登深陷危机之中。美国政媒和民间对拜登的集体挞伐,也让西方世界对拜登失望至极。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nanluecom@QQ.com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