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大选过后,论美国民主政治的合法性


 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  更新时间:2020-11-15 11:57

工商时报社论

“民主政治运作(良好)”(Democracy works!)。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开票过程的旷日费时,让世人见识到独步全球的美国式总统选举之特殊性。11月3日的大选,到11月15日为止,特朗普总统并没有宣布败选,而无论总统大位谁属,更值得思考的当是,只有具备民主政治的合法性(democratic legitimacy),才能够拥有统治的正当性。

政治学基本常识的ABC是:“有民主,一定有选举”,但是,“有选举,一定会有民主吗”?过去三个月发生在白俄罗斯总统大选之后的政治动荡不安,告诉我们,好像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对于选举过程的种种质疑,由于执政当局无法向人民释疑,在传播媒体的推波助澜之下,引发国际注目,进而对长期执政的国家领导人,形成极大的政治压力,甚至不惜向俄罗斯总统普丁求援。

四年前的美国总统大选,已经让世人见证到:全美民众一人一票投出来的普选票,民主党参选人希拉蕊比特朗普多出约290万张,却在选举人团票的制度之前,继2000年高尔后,民主党再次铩羽而归,将总统大位奉送给共和党。汲取2000年和2016年的惨痛教训,民主党上下在这次大选的过程,展现高度的“团结一致,枪口对外”,冲高传统票仓、但上次流失的选票,争取全面性的胜选。

大选之后的美国社会,其实并不平静。正如同各界事前所预期,一方面是法律诉讼的过招,另一方面则是双方支持群众的对立。

对于美国总统大选的观察,有两个重点。其一,“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真的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民主真谛吗?民主党在21世纪的前20年,两次都因为普选票多,选举人团票少,诚可谓最大的受害者。其二,这次选后一天后不断开出的票,一夜又一夜的计票使得特朗普总统的选情被逆转,支持群众呼喊“全世界都在看”(the whole world is watching),特朗普阵营所提出,要求几个关键州停止计票未果,进而要求关键州翻转后的差距过少,依法必须重新计票。

前面的第一个问题是宪政层次的问题。美国总统大选的选举人团制度,虽然是“一人一票”,但却“未必是票票等值”,长期以来备受诟病。合计538票的选举人团票,包括:100票(参议员席次)、435票(众议员席次)、再加上首都华府拥有的3票。美国成文宪法的修正案,面对从国会两院或各州三分之二的发动门槛,以及四分之三的州议会要批准通过,如此超高的政治标准,在两党政治的美国,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况且由于这种制度的存在,一旦“出问题”,固然有一个政党会受害,但同时也会有一个政党因而受益,因而大幅降低了受益政党与政治人物,愿意背书动员批准通过的可能性。

第二个问题的性质比较复杂,无论是提前投票、邮寄投票、以及不在籍投票,原本就是美国人民的权利;但史无前例的是,这次有一亿张这样的选票,陆陆续续开出来后,如果多数属于特定政党或总统参选人,进而逆转原本的选举结果,敌对政党的质疑诚属必然。政治阴谋论,呼之欲出,这正是美国今天面对的最大问题之所在。

由于各州的规定不同,有的州允许投票当天,就先开启已经寄达的选票,而有的州则在开完当天现场投票的票之后,再开始计算邮寄选票。更分歧的措施是,有的州允许投票日之后三天内寄达的选票都可以计入,但有的州甚至不准邮戳是投票日当天寄出的选票,计入候选人的得票数。虽然选前一周,参议院已通过新任大法官的任命,八位现有的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针对收取邮寄选票的有效日期,在不同的州,做出不同的决议。由于各方咸认为这间接有利于特朗普总统,从而使得“皇后的贞操”受到人民质疑,重创联邦最高法院的声誉。

美国的政治学者 Robert Dahl于1989年提出所谓的“民主政治的合法性”,可以解释当前美国大选后形势的部分现象。法律的选举诉讼,是竞选双方阵营拥有的权益,即使因而造成政治上的动荡不安,社会上的纷纷扰扰,这样的法律权益之行使,并无可厚非。问题在于,一旦特朗普总统发动重新计票与选举诉讼的烽火,则在2021年1月20日自己连任,抑或是民主党参选人拜登就任之前,美国联邦政府的所有政策作为,国内人民和各国政府都可能会无所适从。

美国是一个联邦制的国家,联邦还有参议院和众议院,而各州也还有各州的州长与州议会,内政问题可以按下“暂停键”。然而,此时所有的外交与国防政策,如果白宫有新的重大指令下达,势必造成国际政治和各国领导人的极大困扰。

也因此,当前美国的政治形势,有赖两位总统参选人的自制,在国家利益和诉讼权益之间,寻求社会稳定的最大公约数。而这种在最危险时刻,是否能展现政治智慧,也将告知世人,美国式的民主,依然是强健的民主。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nanluecom@QQ.com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