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刘源出书接受采访 再谈徐才厚谷俊山幕下


 新闻归类:人物记事 |  更新时间:2018-08-19 16:13

今年是刘少奇诞辰120周年。

刘少奇之子刘源做了一件事情,著书回顾父亲刘少奇的军事生涯。近日,这本题为《梦回万里 卫黄保华:漫忆父亲刘少奇与国防、军事、军队》的书,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8月18日,刘源在上海出席了新书发行活动。

为什么要写这样一本书?对于刘少奇的军事贡献,身为上将的刘源有何评价?他怎么看待刘少奇与毛泽东、彭德怀等人的关系?以及他如何评价十八大后的军队反腐?对此,刘源接受了“政事儿”独家专访。

刘源谈了两个多小时。他对“政事儿”说,写书的主要目的是反思历史,吸取教训,通过回顾刘少奇的军事经历,解读一个问题,我们是“怎么来的”?回顾历史我们该怎么走向未来?我们应当如何传承“实事求是,经实践检验的真理才是真理”这一我们党思想路线的精髓?

刘源是1951年生人,现年已67岁,2015年退出军职后,一直担任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年近古稀的他,思路清晰,有问必答,讲了很多历史细节,全程脱稿回答。在谈及与父亲刘少奇的最后一次见面时,他扭过脸去,努力控制情绪,声音变得低沉。

访谈当天,“政事儿”记者来到采访地点,就看到他迎到了大门口,跟“政事儿”记者挨个握手。初次见面,“哦,小王,你好!”“小何啊,你好!”然后,他把“政事儿”记者领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刚进屋就找工作人员,给记者们倒水。

“我们上将就这样,一点儿架子都没有”,工作人员说。

谈源起

军人的责任和儿子的义务,都决定我必须写这本书

“政事儿”:今年是刘少奇诞辰120周年,为此,你撰写了《梦回万里 卫黄保华:漫忆父亲刘少奇与国防、军事、军队》这本书吗?

刘源:我在前言里写了一句话,“身为国之干城一将军、人民养育一小兵,军人的责任和儿子的义务,都决定我必须写这本书。”过去关于刘少奇的军事贡献,说得不多。他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他有哪些贡献?很多人不清楚。大家可能普遍知道,他是正确路线在白区工作中的代表,但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不知其里。白区路线是怎么来的?人民军队的前身是谁呢?跟安源工运有什么关系呢?

我本人是一名将军,也是人民养育的一小兵,也是我父亲的儿子。我作为后世之人,有责任、有义务把这些历史情况说清楚,通过梳理父亲走过的军事历程,解读一个问题——我们是“怎么来的”?想当年,在艰难困苦、九死一生的环境下,我们最终取得了胜利。对比当年,现在的条件好多了,那么回顾历史,我们该怎么走向未来呢?

“政事儿”:关于刘少奇在国防、军事、军队中的贡献,你提出了哪些新观点呢?

刘源:我在开篇就讲到,不少人不知道,很多老一辈革命家都进过讲武堂,刘少奇不满18周岁,就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湖南陆军讲武堂。毛主席早期也当过大头兵。刘少奇对党的组织的贡献、对党的修养的贡献,这些大家都熟悉。不过无论在白区还是在红区,我们党都离不开军事,最开始都是从白区出来的。大家都知道,南昌起义创建了人民军队,可人民军队的前身是谁呢?是武装工农。

那个时候是从苏联学习的。苏联开始也没有红军,都是工人武装、农民武装,有了专业化军队才成立了苏联红军。我们学苏联,一开始都是工人武装,后来是农民武装,都是自卫型的。八一南昌起义正式建军,而它的前身,很重要的党员骨干都来自工人纠察队。不到三万人的起义军队伍,党员不多,但工人运动中的老党员很多。秋收起义第一次打出了共产党的旗号,当时毛主席说,“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其中的“工”,就是安源的那一部分。

我说的这些,都有史料记载,但是过去很少有人将建立工农武装、人民军队与工人运动联系起来,没人从这个角度思考问题。

聂帅(聂荣臻)晚年曾经对母亲和我说,1927年7月,中共中央临时常委会决定南昌起义,派担任前敌军委书记的他,上庐山面见刘少奇,秘密通告起义计划,聂帅说,“在那个时候,我们党认为工人是最可靠的,武汉纠察队在军队中最受信赖,这些工人最听少奇的。少奇了解他们,在他们中间有威信。”聂帅的回忆,道明了工农武装、人民军队与工人运动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为什么要将南昌起义提前通知刘少奇呢?就因为他做了大量的铺垫和发动工作。

“政事儿”:你在书中回顾了50年代的越南战争,指挥者是刘少奇?

刘源:梳理刘少奇走过的军事历程,我发现,工人运动、工农武装和人民军队是分不开的,这种分不开是怎么来的?是血脉传承下来的,比如50年代的越南战争。越南是怎么打下来的?国际上1954年就解密了,我们在“文化大革命”以后,也全部都解密了,但是并没有进行很系统的、简简单单看下来就明白的历史梳理。我就做了梳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都是有明确记载的,越南战争就是中国帮助打下来的,而指挥者就是刘少奇。越南战争甚至比朝鲜战争打得还巧妙,打得还痛快。

当时毛泽东、周恩来在苏联,胡志明徒步17天,找到中国,中国答应援助他们,刘少奇负责,一直到“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的1966年7月22日,刘少奇还在天安门广场的十万人集会上,发表《刘少奇主席声明》:“我代表七亿中国人民,向全世界庄严声明……中国七亿人民,是越南人民的坚强后盾,中国辽阔的国土,是越南人民的可靠后方”。

胡志明到刘少奇家做客(翻拍于刘源新书)

几十年抗法抗美,“越共”凭的就是绕行老挝,先打下北越;特别是开辟“胡志明小道”绕行老挝、柬埔寨,后渗透南越。越南靠的就是人民战争,中国军队的打法,“纠缠扭打战法”、先持久拖垮敌人,特别是运用“游击战与运动战的适当结合转换”、后击溃歼灭敌军,运用这两种方式作战。过去党史界、军事界没有人这样分析越南战争,我从这个角度分析,我想大家看完之后应该也会认同。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nanluecom@QQ.com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