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评论:日本对台走向 关键在中美大局


 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  更新时间:2021-10-12 08:59

来源:旺报社评

日本新任首相岸田文雄上任后立刻和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电话会谈,当天并在众议院发表首次施政报告。岸田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中,为获得细田、麻生及竹下等三大派阀的支持,展现对中强硬姿态,以满足党内保守派的期待,但大陆不因而坐视中日关系恶化,国会指名岸田为首相后,习近平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旋即致贺电,展现对中日关系的高度期待。

北京不愿见到日本借口南面有事,与台湾发展具主权意涵的安保合作。岸田首相虽留任对中立场强硬的防卫大臣岸信夫,但称“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的中山泰秀副大臣去职,由众议员鬼木诚接任,应是避免岸田内阁出现有违日本“一中政策”的出格言论。

岸田赢得自民党总裁选举后,10月底将领军自民党再战众议院大选,进入选举模式的岸田内阁一时无法转圜日、中对立之势,但在国会大选中,外交、安保,以及对中国的政策等议题相对重要性将弱化,而聚焦民众更重视的内政议题,如经济、社福、教育等问题,激化日中对抗无助于自民党选情,何况执政联盟中的公明党素来主张对中交往,维持与北京的友好关系。

岸田在施政报告中表示,与中国建立稳定的关系,对两国、区域及国际社会极为重要。日本将协同共有“普世价值”的国家,对中国坚持主张,并强烈要求中国采取负责任的行为,同时与中国持续对话,就各项共同问题开展合作。岸田的对中政策沿着美国总统拜登的基调,在坚守原则下,透过对话寻求与中国合作的机会,避免对立升高为冲突。

北京无意中日关系持续恶化,在领导人电话会谈中,习近平强调中日一衣带水,“亲仁善邻,国之宝也”,希望妥善处理历史、涉台等重大敏感问题。岸田回应指出,中日关系进入新时代,双方应继续加强经济合作及民间交流,就对抗冠病疫情、气候变化等重要国际地区问题密切沟通合作,共同努力建构契合新时代要求的建设性及稳定的中日关系。

习近平以“重温初心”,对岸田主政下的中日关系寄与厚望,因岸田领导的“宏池会”,承继池田勇人前首相的经济优先路线,出身该派系的日本政治领袖皆持对中友好态度。岸田借用池田勇人当年的治国口号,祭出重视分配正义的令和版“所得倍增计划”,有別于“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以期走出安倍晋三的阴影,撕下“后安倍”政治标签,开创“岸田时代”新局。而池田首相在1960年代即以重建中日经贸往来,打开冷战时期的中日关系,为1972年9月的中日关系正常化奠基。

然而,在外交及安保上,如何在美中之间再造平衡外交,考验岸田的政治手腕。虽然他是战后仅次于吉田茂,任期第二长的外相,但在美国、欧盟等西方盟国“抗中”气氛弥漫,日本国民对中认知情感趋向负面的情况下,外交难度不小。岸田无法摆脱美日同盟思考对中外交,日本未来的两岸政策走向,关键仍在中美关系大局。

中美对抗尖锐化,势必压缩中日关系的改善空间,两岸关系亦复如是。若中美关系在孟晚舟释放后持续释出改善讯号,甚至实现“拜习会”,将有助于中美缓解对抗,为中日关系回温创造外部条件,因日本断然不愿在中美关系往好的方向发展时,继续对中国采取对抗的姿态。中美关系获控,中日关系始有机会回到“对话”与“交流合作”的轨道,重拾双边关系中无可或缺的“信赖”,中日相互信赖才是日本南面安全的基础。

“信赖”将在对立中流失,而在对话中寻回。日本右派不信赖中国,并非中国构成日本的生存威胁,而是右派不满战后日本在国际社会地位改变的心理投射,但中国崛起为事实,日本须适应并找到与中国共处的方法。相对地,北京与其担心岸田对中外交遭日本“反中”舆论绑架,拿“台湾问题”做文章,不如著眼于改善外部关系。只要中美关系改善、台海紧张降温,中日关系及日本对台政策即不至于出现出人意表的发展。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nanluecom@QQ.com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