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马云、王兴、黄峥、刘强东和张一鸣销声匿迹


 新闻归类:人物记事 |  更新时间:2021-08-13 21:20

低调,低调,再低调,降低存在感,成为这届大佬需要恶补的自我修养。

对部分企业来说,业务从主要面向消费者转向主要面对企业或政府,本身也不再需要关注度。

这是时代的大趋势,不再需要追逐聚光灯的表演型企业家,而是欢迎噤声谋利益且有社会担当的民族企业家。

作为知名的互联网“大嘴”,王兴被发现很久没更新饭否了。很多人好奇,这位一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大佬为何突然销声匿迹呢?

事实上,不止王兴,诸如马云、刘强东、周鸿祎、、张一鸣、黄铮等也集体沉默了。其中,刘强东也仅在6.18有过短暂“复出”而已。

如果说网红是挖空心思地蹭流量,那么这些互联网大佬们,则一心只求做个“小透明”,让所有人都看不到的那种“小透明”。

某种意义上讲,互联网头部企业掌权者的集体性交替,可以说象征着一个时代的落幕,以及另一个时代的开启。在这一过程中,有大环境的变化,有企业的动荡,也有大佬们自身的浮沉,上述种种交互作用,最终必然是有人得意,有人失意。

面对这次集体性沉默,大佬们定然会各有各的理由,但特殊性中到底包含着普遍性;那么,到底该如何看待这一现象呢?

1

大佬的修养:谁漂谁倒霉

从时间维度看,2019年甚至更早的2018年,一切都在悄悄起着变化。彼时,王兴在饭否上“发出疑问”,“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大佬哪个会先真的退休?何时,以何种方式?陈天桥先生除外。”不想,一语成谶,互联网大佬们真的纷纷选择了退出前台。

而就在2018年,刘强东于达沃斯论坛上被问及是否会退休时,还明确表示“我相信65岁之前应该不会。”但就是这一年,某些事情的发生,强制加速其退休计划。也正是在这一年,马云正式宣布不再担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后来,黄峥、张一鸣也先后宣布放弃一肩挑。

马云包括刘强东和黄峥,都可以说是在激流中勇退。马云卸任时55岁,刘强东则为45岁,黄峥为41岁,张一鸣为38岁,可谓一个比一个“跑得快”。

作为企业的“灵魂”,他们为何要在年富力强时选择退休?对他们来讲,除了那些看着“体面”的理由外,其实还有诸多难言的地方。

如果说马云等大佬是因退休而销声匿迹,那么还未退休的王兴呢?仍在美团一线的他,为何低调至此?这个问题的答案值得深思。

 

与上述诸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雷军,8月6日,雷军宣布尝试做一档对话节目《雷军请你超大杯》,就像上边醒目的海报一样,整件事做得极其高调。遍览整个互联网企业,可能也就小米的创始人还在不厌其烦的刷热度。

那么,原因为何呢?

原因便是,不是所有大佬都能有张一鸣的幸运,在其身后站着能够稳定局面的管理层。看不出二号人物的小米,还需要雷军继续在一线“奋斗”。

对大佬们的“安静”,很多人都会归因于大环境的趋严。换言之,监管部门开始整顿互联网,在短期内客观上提高了市场风险,因此大佬们只能谨言慎行。

比较容易忽视,或者不被重视的一点是,当前民众中间涌现出了反资本的情绪洪流。在洪流之下,基本上是“逆之者亡”。

在前一方面,包括面对监管服软的蚂蚁金服、被七部门入驻监管的滴滴以及被反垄断的阿里、美团等等。这些事,一句话总结下来,就是监管正在教互联网大厂和互联网大佬们做人。

而在后一方面,不管是新疆棉事件,还是鸿星尔克事件,从正反两个方面证明了民众情绪的重要性。

在这种情况下,大佬们都恨不能收回之前的语录,更遑论重新凡尔赛了。举例来说,还有谁敢说先完成“1个亿的小目标”吗?不仅不敢如此,大佬们还得“担心”被算旧账。

低调,低调,再低调,降低存在感,成为这届大佬需要恶补的自我修养。

对互联网企业来说,粗放型的劣质化发展模式基本走到了尽头,而新的发展思路及模式必然需要经历转型的阵痛,以及必不可少的时间。

在这个过程中,大佬们的自我修养愈来愈成为一门“必修课”,不夸张的说,这门课是真正的国货崛起与民族品牌出现的先行条件。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nanluecom@QQ.com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