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开尔公司行贿案涉105名公职人员


 新闻归类:人物记事 |  更新时间:2021-08-09 09:21



图为昆明开尔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郑少峰接受调查的场景(资料图片)

“开尔行贿案涉及105名国家公职人员,涉及省管干部9人,处级及以下公职人员96人。其中,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12人,省管干部3人,处级干部3人,其他公职人员6人。党纪(政务)立案24人,省管干部5人,处级干部14人,其他干部5人。”日前,云南省纪委监委推出警示教育片《开尔行贿记》,披露了昆明开尔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围猎”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攫取不当利益最终受到惩治的个中细节,释放出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的强烈信号。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探索推行行贿人“黑名单”制度,严肃查处多次行贿、巨额行贿行为。实践中,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准确把握和有效执行“受贿行贿一起查”,不因调查受贿而忽略行贿,也不因配合取证而造成行贿无罪错觉,精准施治形成了有力震慑,持续保持反腐败高压态势。

靠送钱摆平领导拿下项目,5000元起家的开尔公司短短几年实现年营销2亿元

短短几年间,就将业务做到覆盖云南全省16个州市,在11个州市成立分公司,涵盖全省法院、检察院、公安等单位,年营销额达2亿元。靠着企业法人5000元起家的昆明开尔科技有限公司,在商业版图的扩张上堪称“奇迹”。

这家成立于2002年的公司,主要提供信息化智能化规划、设计、集成、运维等服务。但令人费解的是,作为给各大单位提供信息化智能化技术服务的公司,重心却并不在技术上。从财务报表可见,公司大量费用是营销费;从人力资源配备情况看,公司大量人员是营销人员。

那么,这样一家架构奇特的技术公司又是如何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拿下招标流程严格的政府采购项目的呢?

伴随着去年10月的一条权威发布,这个令不少人迷惑的问题逐渐揭开了答案。2020年10月16日,云南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昆明开尔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郑少峰涉嫌严重违法,向公职人员行贿,已被留置,配合调查。

“送钱,就可以把一些领导摆平。送钱,一些领导就同意让你做一些项目。”在调查中,郑少峰坦言自己公司高速扩张的“秘诀”就是“送钱”。

调查发现,开尔公司的财务处有一张送礼专用的“资金储备卡”,卡里常年放着过百万资金,名义上是差旅费,实则是行贿储备金。自诩“不懂管理”的郑少峰给予了员工极大的“信任”,“公司里包括我本人送的一些红包、钱,还有他们业务员送的,我们从来不做任何记录,财务上面不允许有任何痕迹。”“他们说需要十万、二十万、三十万、五十万、一百万,我都会答应。”“花得少”反倒会引发公司不满,业务员张家勇回忆,郑少峰曾“点拨”他:“为什么说你获取不到项目?没有舍得花钱,没有更多的开支。”

2010年,郑少峰结识了昭通中院院长陈昌,为扩大公司在昭通的业务,郑少峰在试探中一步步拉近与陈昌的关系。从烟、酒、土特产等礼品到现金,得到“认可”的郑少峰不再拐弯抹角,而是直接跟陈昌讨要项目。此后,陈昌走到哪儿,郑少峰的业务就跟到哪儿。2017年底,陈昌调动到玉溪,郑少峰随之开辟了新市场。十年间,双方各取所需,陈昌利用职务便利为郑少峰承揽了6000多万元的项目,他也从中非法获利400多万元。

据办案人员介绍,陈昌对郑少峰的帮助主要是安排基建办人员打招呼。开尔公司通过他们下面的技术人员把信息参数提供给昭通中院,昭通中院据此作为开标标准,开尔公司同时还会找到几家相同资质的科技公司围标串标,从而成功中标。

一把手等“关键少数”在“诱饵”面前失去底线,招投标等制度设计沦为表面文章 

在郑少峰的授意和示范下,开尔公司销售员都铆足了劲送钱摆平领导。其中,因“拿下”21名国家公职人员,搞定了多个项目的业务员殷永平,更是被称为公司的“销售冠军”,最高拿过百万年薪。

提起成为“销售冠军”的原因,殷永平有着自己的“独门秘笈”:“单位的一把手、分管领导和经办人,基本上就是这些”。从一把手到分管领导,从技术员到普通工作人员,只要能成为工程招投标的“关键人物”,开尔公司都设法进行“围猎”。

昆明市西山区法院原工作人员吴浩,是一名技术型干部,其与直接领导、该院司法行政科原科长任凤春,在法院多媒体会议室信息化升级改造、IP地址管理系统采购等项目中具有一定的“话语权”。

任凤春曾对吴浩说,如今社会上的“潜规则”是,要是不给公职人员好处,就拿不到工程,谁给的多谁就能拿到。他们给点好处费,是理所应当。他还美其名曰“多赢”,信息化项目做好了,不管是领导的政绩,还是单位的信息化建设工作,包括经办人也有了业绩,“公司有钱挣,我们有钱拿”。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nanluecom@QQ.com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